交换感觉

交友故事 admin 2288℃ 0评论

前段时间在幸福村,我遇到了一个人,也是我们最终交换的对象,我一直称他大哥。刚一接触,我们都强烈的感觉到了对方的真诚,想法也相当的一致,条件相当,素质不错,而且两个城市很近,不会留下麻烦,于是马上互留电话。几次接触下来,双方感觉都不错,只是没特别谈到交换的话题,就是当作好朋友一样相处。    其实老婆对交换还是恐惧的,不是发自内心地接受,一想到要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,而且还要脱光衣服做那种事,就觉得惧怕、尴尬和羞怯,只是为了我才同意。我想观念传统的女人迈出这一步不容易,而男人要把妻子送到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同样需要很大的勇气。说实话,无论我还是妻子想到要交换时都很紧张,毕竟没做过这种事情。以前我们多次设想过:应该怎样做?四人在一起还是分开?在家里还是开房间?做不做口交?戴不戴套等等细节。设想的结果是:在确认安全的情况下顺其自然,尽量放开,尽情享受。我想我是能接受妻子和另一个男人做爱的。    我们夫妻很久没有一起出去散心了。妻去年参加了一个全国考试,一直忙于学习,3个月后还要进行职称考试,在这短暂的空闲里,何不去大哥那里玩儿一天,也算放松一下自己。把这个想法跟大哥说了以后,他真诚的表示欢迎,我们在兴奋地等待中迎来了这一天。 安排好了孩子,我们踏上了去往另一个城市的旅程,我们心情异常的好,因为我们的目的是一起散心,是去拜访朋友,没想到交换,所以我们很轻松,很久没有这样放松了。妻穿着一条普通的牛仔裤,衬托出她的活力,一件嫩绿色高领毛衫显得脸色白里透红。天气非常好,阳光下,妻浑身上下散发着光彩。在时速120公里的高速路上,我突然搂过她吻了一下,“好好开车!”妻吓坏了,看到没什么危险后,娇嗔地打了我一下,久违的感觉洋溢周身。欢快的气氛中,我们到了目的地,大哥在高速出口迎接我们。握手的同时,在他望向老婆的目光中,我看到了一丝惊喜,大哥解释说嫂子因事不能来接我们。寒暄毕,进入市区,来到一家宾馆,看样子差不多三星,也许是四星,看得出对我们的尊重。点了菜以后,嫂子也到了。细看两人,大哥身材适中,很儒雅的样子;嫂子身材高挑,职业女性的味道。妻子能喝些啤酒,就和大哥喝啤酒,我天生酒精过敏,只能和嫂子可口可乐了。我们谈天说地,气氛好不融洽。    吃过饭,说好接下来带我们看街景,他们下了楼,我留下来等去洗手间的妻。她喝得有些多,晕晕乎乎的,搂着微醺的妻子来到楼下。大哥安排暂时交换副驾驶,以便介绍街景。一路和嫂子谈着城市,后来就说起我们的经历,嫂子也说了些单位的趣事。嫂子接了个电话后,车子驶入了一个住宅小区,原来已经到了他们的家,我们被邀请来家里做客,我深深感谢这份信任。    看得出大哥是很爱这个家的,每一处都花了心思装修。闲话过后,大哥开始安排孩子的去向。我很讶异,难道这就要……?接下来的进展证实了我的想法,大哥在问妻子对他的看法。妻扭扭捏捏的样子表明她很不好意思,脸都红到了耳根,头几乎挨着前胸了,一言不发;再看嫂子,也表现出主人的大度,我想:他们比我们强,比我们放得开。这个时候我不能不说话了,事已至此,只能往前走了,把我们的态度表明以后,事情就基本上定了下来。这时的我紧张得口干舌燥,也是脸红心跳,但我必须挺住,不然老婆怎么办。一口接一口的喝水,以掩饰内心的紧张。不知什么时候,嫂子已经洗了澡出来,换上了一身睡衣,问我们要不要洗一洗,还好来之前洗过了,不为别的,只是对大哥夫妻的一种尊重。    把娇羞无限的妻子拉到身边,开导她,劝她尽量放松。此时真想吻吻妻子,爱抚她(当着大哥的面,就像好多文章里写的那样),可还是不好意思,就放弃了。在我的劝慰下,老婆终于很轻的点了一下头,算是同意了。  我和嫂子被安排在卧室,他们在客厅或孩子的房间,那个房间进来的时候参观过,是上下层的床铺,下层不高,不适合剧烈运动,这又是大哥对我们的照顾。进卧室的时候我没忘记拿水杯,实在太紧张了,嘴里干巴巴的。坐在床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还是嫂子先开口,让我把衣服脱了。脱下外裤后,就不那么紧张了,反正已经这样了,就今天了!(视死如归的感觉)也不知道妻子怎么样了?管不了那么多了!待到她也一丝不挂的时候,我不能不主动了,嫂子脱衣服的时候我是一动也没敢动。搂过她,在怀里吻着,摸她的乳房,奇怪,怎么没有兴奋和刺激的感觉?心理到很平静。    “嫂子喜欢什么方式啊?”“喜欢舔下面。”于是开始向下面进攻,我舔得很认真,时间也很长,嫂子也已动情,然后就是做爱。当感觉挺不住的时候,猛然想起事先嫂子提醒过我们男士:“一定要挺住。”所以只好先下来,放松放松,又舔了起来。她一直呻吟着……这里我不想过多地描写做爱的过程,这不是我的本意,说实话也记不清细节了,毕竟过了这么长时间。 我总是感觉尿意浓浓,心想放出去应该可以多坚持一会儿,就提出上厕所。    事后想一想,当时我还是想知道老婆怎么样,男人固有的观念在作怪。那个房间门没关严,没什么动静(房间和卫生间挨着),可是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,却听到老婆在大声的叫,叫声很急促。这种声音太熟悉了,是达到非常好的境界才会有的,心中一阵酸楚。嫂子也出来了,也听到了这叫声,我不敢停留,匆匆回了卧室。嫂子回来后我们继续,可我耳边一直回响着老婆的叫声,当我想进入的时候,却怎么也起不来了,她替我口交也不管事儿,这是怎么了?我怎么努力也不行,越不行越努力,越努力越不行,各种感觉涌上心头,别是从此就不行了吧?那可太不值得了。想到这里出了一身冷汗,那样的话做男人还有什么趣味!    一阵敲门声传来,大哥在门外问:“可以进来吗?”大概觉得不够刺激,想来四国大战吧!可是我不行啊!又一想:也许这样我能行?大哥进来后,许久不见妻子露面,原来妻子羞于这样见我,最后还是大哥把她从门后拉了进来。我搂过妻子吻起来,她也爱抚我,可还是没有起色,又去吻嫂子的下体,状态依旧,连她的口交也不行。一抬头,看见妻子正在大哥的身下娇喘呻吟,我怔怔地看着,酸酸的感觉……后来妻子说我当时的脸色很难看。嫂子指着大哥的肩头问:“这里是怎么弄的?”顺着嫂子的手指看去,大哥的肩头有一片红印,大哥搪塞道:“抓挠的。”可是我心里明白,那是妻子在高潮时留下的吻痕,她总是这样,但通常我身上只一、二点,而大哥肩头却是一片。    游戏不得不中止了,大哥夫妻留我们吃饭,我怎么有心情啊,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什么滋味都有。在送我们出市区的路上,看着前面大哥的车,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。妻看出了我的动机,制止我,可这念头抑制不住,猛踩油门,超了过去,好像要把心里所有的郁闷都聚集在脚上,踩下去就会释放掉。后来回想这一刻,的确是大大的不该,大哥没有什么错,也一直很照顾我,是我事先没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,这么做是对大哥的不尊重。万分懊悔之余,我想我失去了这个来之不易的朋友。    我们的第一次,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次交换就这样结束了。回来后的一段时间里,心情一直不好,也想了很多,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?谁的错呢?妻和初次见面的男人怎么会感觉那么好,她不是很害羞吗?妻说她一直很紧张,手脚冰凉,幸好大哥很体贴,动作很轻,让她渐渐放松下来,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和这种非常性爱的刺激,她感觉很好,所以当他进入抽送的时候,感到异常兴奋,叫声可能就很大、很急促,也不知不觉就吻红了他的肩,她一直处于意识模糊状态;另外他也很紧张,抽插的时间不长,后来是给他口交的时候射出来的,但没射在嘴里。

转载请注明:夫妻交友 » 交换感觉

喜欢 (10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