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你离去,永不再见-记幸福村的一次经历

交友故事 admin 1322℃ 0评论

初进幸福村,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很是新奇,这也看看,那也瞧瞧;又像卖油郎入了怡红院,满眼的丰乳肥臀、活色生香,不由得心旌摇摇。时间长了,才知道这里鱼龙混杂,泥沙俱下。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,而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鸟,缺的是真诚。

记得幸福村里有个网友问我,我是个安静的人,怎么跟安静的人相处?我说,真诚,不止是安静的人,跟所有的人的相处之道都是真诚。将心比心,以诚换诚,才能金石为开,才能吹尽黄沙始得金。就像广告里说的:沟通,从心开始。

有个叫苏苏的女孩的交友宣言吸引了我:真诚、善良,成熟兼幼稚,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呢,于是我加了她。

我:你好

苏苏:我们认识?

我:应该不认识

苏苏:不认识不能聊?我不是无聊的人

靠!一开始就给我下马威、杀威棒啊,不聊怎么会认识啊,我很有骨气地说:哦,对不起,打扰了。

正准备把她拉黑,突然她发过来一个视频请求。女人真是捉摸不透,刚刚嘴上义正言辞,现在却主动投怀送抱。我点了视频,那头是个长头发的女孩,还没看清呢,视频就被关掉了,惊鸿一瞥,但绝不惊艳。

苏苏:干嘛加我?

我:我在交友网站上看到你的信息,不行啊!

苏苏:你瞎说,无聊的家伙!我才没你那么闲上什么交友网站。

好吧,我也许无聊,但绝对诚实,于是我把她交友的截图发给她看,人证物证都在,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。沉默,长时间的沉默。

苏苏:我都忘记了,对不起。

俗话说不打不相识,不吵不热闹,接下来我们的交流就顺畅多了。

她在酒店工作,来江苏才一个多月,这已经是一年来走过的三个省市了。多年来她就没有停过流浪的脚步,她说她不喜欢一直呆在一个地方,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,所以她跟流窜犯似的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自由和梦想是她唯一的行李,流浪的脚步是她永远的家园,身似浮萍雨打,居如飞絮风飘,她真是一个像风一样的奇女子,拿《人在囧途》里的话说就是,你真是一朵奇葩!

从认识,到了解,到欣赏,这个过程并不长,我们已经可以讨论很深层次的问题了。唯一可惜的是,我怎么都看不到她的视频,而她能看到我,难道真是我人品有问题?

她说,我其实长得很普通,我有我的魅力,不管多么卑微的生命都有值得他骄傲的一面,自信的女人最美,我做到了最美。我说,哈,像我这么高傲的人都忍不住要欣赏你了。

有一天,苏苏告诉我,她过几天就要离开江苏了,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。我听了,心底里有一丝失落,虽然这一天迟早会来,但等真的来的时候,还是会忍不住失落。离别,是一场哪怕经过无数次预演也无法释怀的散场。

苏苏:你能帮我实现我2016的第一个愿望吗?

我:什么愿望?

苏苏:来看我。

我愣了一下:我好荣幸哦,能成为别人的新年愿望,这可是圣诞老人才有的待遇。

苏苏:说实话,我还没见过网友呢,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网友,蛮好奇的,也很期待。

我说,你会有个开门红的,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。

苏苏:你说男女之间又纯友谊吗?

我:有

苏苏:红颜知己算纯友谊吗?

我认真的想了想:红颜知己也算也不算,这个有些暧昧,红颜知己是个高危的行当,游走在爱与喜欢之间,稍不留神,心中的猛虎很容易突破界线。

我问她:我来看你,你不怕我们突破男女之间纯友谊的界线吗?

苏苏想了想:凡事跟着你的心走就好,顺其自然吧,突破了又怎样!

是的,顺其自然,一切就都变得简单了。我又问:你不怕我吗,我毕竟是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,而你是个弱女子。

苏苏:我什么人没见过,还怕你?

靠,怎么听着像黑社会的大姐头啊,她的酒店不会是个黑店吧,别像报纸上登的,一早上醒来,发现自己一个肾没了,甚至更夸张,连小鸡鸡也没了,那我岂不是下半辈子的幸福和下半身的幸福都没了?

无论如何,我决定去见见苏苏这个自强自立自信的先进典型。

课越讲越深入,内容也越来越敏感,苏苏也越来越兴奋,满眼都是渴望,劲辣的话题翻炒着苏苏这道油炸冰激凌,冰封已久的激情开始融化。
我对苏苏说,你了解你自己的身体吗?你了解男人的身体吗?苏苏说,我的身体我当然了解啦。我问,那你知道G点吗?迎接我的又是苏苏无知的眼神。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,看样子我要给她上上实践课了。
首先帮她找她的兴奋点,我一件件脱去她的衣服,她脸红红的,没有阻止。她的乳房很丰满,阴毛不多,有一个很有诱惑力的身体。我吻她的耳朵,吻她的脖子,吻她的锁骨,用手抚摸她的腿,她很快就兴奋了,呼吸急促,身体扭动,有着一个正常女人的反应。尤其是乳头,像一个电力按钮,一触碰就来电。一旦心理解脱,苏苏就由一个“玉女”变成了“欲女”。我大大的分开苏苏的双腿,告诉她哪里是大阴唇,哪里是小阴唇,哪里是阴蒂。我的手指进入她早已***泛滥的阴道,刺激粗糙的突起,告诉她这里就是传说中的G点。我估计苏苏已经快听不见了,她大声呻吟,享受着一波波快感。苏苏阴道不长,我的手指能碰到她的子宫口,于是告诉她这里就是宝宝出来的地方。然后我让苏苏躺在床上平静一下,让她从云端,从高峰下来。
苏苏没有见过男人的阴茎,和男朋友不多的做爱也是闭着眼睛,也就是说她只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。接下来就要以身作则亲自示范了,我要让她了解男人的身体。我也脱掉了衣服,露出早已立正多时的家伙,苏苏想看又不敢看。我告诉她什么是龟头,什么是睾丸,什么是冠状沟,告诉她让男人舒服的方法很多。口交苏苏一时还不能适应,于是我教她怎么帮男人打手枪。她用小手握住我的阴茎上下运动,就像春藤缠大树,虽然动作不熟练,但已经让我很舒服了。苏苏的乳房是她最性感的地方,至少是C,如果不***简直就是暴殄天物。她用乳房夹住我的阴茎***,就像波涛席卷灯塔,我舒服得闭上眼睛,随着耳朵一阵轰鸣,我射在了她的胸脯上。这下换做我躺在床上平静一下了,从云端,从高峰下来。
苏苏完全兴奋了,愿意尝试一下口交。我说口交最舒服的是69式,两个人颠鸾倒凤,索取的同时给予,享受的同时分享。我告诉苏苏口交要注意的地方,特别是牙齿,然后我们两个互换乾坤,品尝对方的味道。苏苏的秘密花园已经嫣红如盛开的花朵,花蜜欲滴,散发出淫邪的味道。
我比苏苏要辛苦,因为我个子高,所以要够着帮苏苏。可能是太刺激了,苏苏嘴里呜呜着,常常忘了帮我。虽然刚才***的时候射过一次,因为太刺激,我的阴茎稍息之后又立正起来,我都快舍不得打断苏苏了。除了嘴巴和阴道,还有一个地方也可以让男人舒服。苏苏问,是哪里。我没有说话,用手指蘸了苏苏的花蜜,慢慢的插进苏苏干净的菊花。苏苏的屁股动了一下,但反应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强烈。我问苏苏,疼吗?苏苏说不疼。于是我又插进去一根,苏苏说还可以。看样子苏苏是那种可以接受***的女人,而这样的女人并不太多。我用手指抽插了一会,苏苏的肛门已经慢慢放松下来,我见时机已经成熟,于是停止了69口交,决定让苏苏体会一下***的感觉。
我先插入苏苏的阴道,抽出来的时候阴茎已经是***淋漓,然后对着苏苏的后庭花,慢慢的迫进。阴茎可比手指头粗的多,龟头刚进去,苏苏背就往前一弓,说有点疼。我放慢速度,退一步,进两步,终于大半都进去了。真是说不出的紧致,比阴道紧多了,严丝合缝的括约肌紧紧包住我的阴茎,连抽插都有点困难。苏苏似乎还是有点不舒服,随着我的抽插发出啊啊的声音,不知道是不是疼并快乐着。由于刚刚口交了好一会,又加上***实在太刺激,快感一波紧似一波,排山倒海而来。在爆发的一瞬我用力一挺,尽根而没,放了一颗深水炸弹。由于整根阴茎一下全都进入,苏苏啊的大叫一声,终于忍不住趴在了床上,整个房间只剩下喘息声。
房间凌乱,床具凌乱,苏苏的头发也凌乱,凌乱过后便是平静。男人和女人毕竟不同,男人发起一次冲锋便要休整,女人却能连续作战,不知疲倦。我用我的雄伟,搅动了一池春水,无欲无求的玉女成了欲求不满的欲女,苏苏还是意犹未尽,难怪古人说,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。
我告诉苏苏,爱爱有很多种姿势,什么游龙戏凤、老汉推车、传教士式,不一而足。苏苏很期待,可如果一招招教下来我会精尽而亡的。苏苏说:和我做吧!爱爱就像巧克力,苏苏尝到了第一颗巧克力的味道,便很想知道下一颗巧克力的味道。我知道,这四个字对苏苏来说,说出来不但是勇气和渴望,还有对我完全的信任,而这种信任在这个充斥着钱色的社会是弥足珍贵的。我很想不辜负苏苏对我的信任,可现在已经太晚了,天色渐暗,到了我离开的时候。而我一向不善于拒绝别人,所以我只能选择沉默。人生很多烦恼都是因为答应得太快或者拒绝得太慢。
苏苏明白了我的意思,她没有再多说什么,默默的穿上衣服,理好头发,然后转身,开门,离开,平静而又决绝。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苏苏的一举一动,眼神空洞,心里空虚,脑海里浮现着刚才和她疯狂的画面。“砰”的关门声让我意识到苏苏已经离去,而且,这次门再也不会打开。进门前和出门后的苏苏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,我让她体会了做女人的快乐,让她成了一个懂得欣赏和被人欣赏的女人,希望她能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,能陪她一辈子,而不是几个小时。我和她一生也许就这么几个小时的交集,不求长相厮守,只求曾经拥有,就是这么短暂的时间,却擦出了火花,燃烧了我和她。
虽然我登上她的客船,把苏苏领进了性爱的伊甸园,但我不过是一个过客,是她旅途的一个注脚,就像她去过的那些城市一样。如果她过得幸福或性福,最好把我忘记,省得每次和人爱爱的时候都会想起我。愿苏苏能遇到一个能让她停下脚步的人,愿上苍为你指引平坦的道途,愿命运让你遇见善良的人们,愿远方的阳光和璀璨的灯火,为你照亮每一片未来的天空。
若你离去,永不再见。

转载请注明:夫妻交友 » 若你离去,永不再见-记幸福村的一次经历

喜欢 (1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