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:无法忍受叛逆歌手男友的淫乱

两性情感 admin 711℃ 0评论

大学毕业后,我顺利的考上了小城一家单位的公务员。从小到大,我一直沿着父母为我铺好的路一步一步地在往前走,是个十足的乖乖女。我从未想过有一天,我会为了一个男人而违背父母的意愿。

 

这个男人便是阿龙。我是在一家歌厅遇到他的。那是同事在那里举行的生日宴,我第一次有机会去那样豪华的场所,我忍不住要东张西望。在乐队里,我看见了一个扎辫子的歌手,在一群披头散发地乐手中,他显得那么得有个性。

 

宴席完了是舞会,主人早已安排好陪舞的小姐,同事们纷纷下了舞池。我不会跳,便坐在一旁观看。突然,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:“小姐,我请你跳一支舞好吗?”我回过头来一看,竟然是刚刚台上的那个歌手。

 

我不敢置信地上下打量他,他开始自我介绍,见我没有反对,他遂淡淡地说起他的身世。他是音乐世家出身,从小就学弹钢琴,长大后,开始自己写歌,想要用自己的声音唱出自己的世界。在学校与理想的夹缝间挣扎了许久,终于决定退学专心唱歌。

 

我想问他,值得吗?却又明知他是觉得值得的。我想起,我其实也是有过梦想的,但好像我想做什么或是不想做什么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。一念至此,我忽然很心疼自己,眸光也黯淡了。他说:“想起自己的梦想了?”我惊讶于他的敏锐。他说:“其实我也不能说我从来没有后悔过,想想在歌厅里做事多么难,有时还要客串‘三陪’……”我连忙对他说,不要这样说。他轻笑道,像我这样纯真的女孩子很久没有见过了。我们相视而笑。

 

从那以后,他便经常打电话给我。我去接,他只说一句:“我刚写了一首歌。”然后,吉它声便和歌声一起飞起。握着话筒,我无法专心,他一向用的是大街上的公用电话,电话里很大的车声人声,川流不息,我一会儿想到那儿的灰尘会不会对他的嗓子不好;一会儿想到别人会不会用怪异眼光看这个留着辫子,在公用电话亭唱歌的人。我真的很想静下心来好好地听他唱一首歌,可是却只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。

 

小编推荐:

 

《金瓶梅》应给自制力高的人阅读日本妇女靠情色小说度过更年期

 

偶尔,他也会与我聊天,聊一些与我的世界全然不同的话题。在他的世界里,男人一律披着长发,女人却都留着极短的发,不管男女都抽烟。他们谈着一些术语,轻描淡写的口气里,透出一种不甘平淡的精神,这深深地震撼了我。我好像是第一次知道生活的缤纷美丽。如此不能自已地,我跟他成了朋友。

 

有一天,他约我出来见面。他喝了点酒,忽然轻轻地拥住我。他说虽然现在的他还不是我可终身依靠的男人,他问我可愿给他一点时间?在实现梦想的路上,他想让我陪他一起走过。我不断地点头。

 

于是,我利用那年的休假,陪他去了北京。他如果在那些地方找到工作,他也许就不会再回来。然而如果他找不到,他又几时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?

 

我们在他的一个朋友家里借宿。那个朋友和女友住在一起,当着我们的面,他们肆无忌惮地亲昵着,天气严寒,那女孩一直叫冷,缩在男孩的怀里,阿龙轻轻地对我说:“这圈子就是这样的。”包括他吗?我想问。那晚,我和那女孩睡在床上,他们两个男的打地铺。半夜,我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了。在寂静的夜里,我听见有人在急促地喘气,床在吱吱地响。我忽然睁大了眼睛,明白那是什么声音。

 

我跳了起来,在黑暗中穿起衣服夺门而出。阿龙伸手想抓住我,我却拼命地将他推开。我漫无目的地跑到大街上,我哭着想要逃离这座肮脏污秽的城市。阿龙从身后抱住了我,我打他踢他叫他滚。我转身就走,却一下子滑倒在雪地上,我静静地流下泪来。那一刻,我想,也许我们根本不该相遇的。

 

我不知道我爱他什么,是他所带给我的关于新世界的感受,还是青春生涯必然的激情,我只知道我爱他。可是,爱情究竟是什么?如果阿龙给我的是爱情,那么我为何这样不安?

 

晚上,母亲打电话来,问我为什么休假不回家。我沉默不语,她接着说:“我真是担心你,一个人在外边又不会照顾自己。我担心你遇到不好的人,毁了一辈子。”我愣了一下才问:“什么样的人,是好人?”母亲生气了:“难道你自己不知道,当然是可以照顾你,给你一生幸福的人。女儿,你不能走错一步啊,我和你爸年纪都大了……”

 

我放下了电话,任由黑暗和寂静将我吞没,没有人知道我已泪流满面。

转载请注明:夫妻交友 » 口述:无法忍受叛逆歌手男友的淫乱

喜欢 (0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